您现在的位置:美国生活   >>  校园之星  >>  正文

小林:放弃北外,我无悔踏上美国留学之路

2010年3月5日

2007年9月,我以保送生的资格走进了北京外国语大学,这确实是让人兴奋的事,然而,当众多赞许的目光还未消退的时候,我却陷入了深深的彷徨之中。

 

我叫Xiaolin,是家长、老师和同学眼中的优等生,从小学到大学,“保送”成了我的代名词,我一直是以保送的资格升入初中、高中以及大学的。多少次,当别的同学还在为升学考试而灯下苦读的时候,我已经被安排到了重点学校。

 

以往这时候,我都是充满了优越感,直到升入北京外国语大学后,这种优越感和兴奋感却很快地消退了。我知道,那是我的留学梦想在作祟。

 

记得高二时,留学这个字眼渐渐地进入了我的脑海。我开始幻想,异国他乡去求学,该是怎样一种情景,怎样一种感受呢?每当在书本上或者电视上看到留学这个字眼时,都让我兴奋不已。然而那时候,留学还停留在憧憬上,仅仅是一个高中生闲暇之时的憧憬罢了。

 

高三下学期,我被早早地定为了保送生。我接受了这份“厚礼”,准备踏入即将到来的大学生活,留学的事也被无限期地搁置起来。虽说是搁置,但我从没有放弃过幻想,只是保送已让我无暇考虑留学的事,甚至连和家里人商量商量的念头也被打消了。“先在国内念吧,或许大学毕业时再考虑考虑留学的事。”我对自己说。

 

然而,刚刚步入大学生活后,看似顺利成章的事,却让我彷徨不定。首先,我的专业选择出现了问题,我报读的是法律系,本想做律师或者当法官是我今后发展的方向,但我马上感觉到这个我人生中的第一次重要选择是错误的。当我拿起本法律书籍阅读时,我发现并不是像我想象的那样对法律感兴趣。其次,半个月的大学生活并没有让我找到上大学的感觉,对竞选班干部或学生会这种我从小都很热衷的事,现在变得索然无味了。“我是不是现在就要考虑留学了呢?或许留学生活能重新唤起我的激情。”我知道,我应该对我的现状加以改变了。

 

很快,我便把我的大学感受和留学想法向母亲和盘托出了。母亲并没有反对,她说她也曾考虑过是否让我去国外读书的问题,只是没有找

第1页 | 2

上一篇:周灵:获美国两名校的双学位的小小少女
下一篇:陈欣奕:一个北京女孩在哥大的留学生活

热门人物推荐

美国名牌大学学生

美国名牌大学的学生有多用功,恐怕是毕业于这些大学的学生

上海女孩欣如;在

 向美国学校递交申请一般都有截止日期,所以上海女孩欣如

中国学子在耶鲁的

孙历汉:小鲤鱼跳龙门